首頁 > 西陸國際 > 正文

                        地緣大決戰!中俄伊集結完畢,美國好日子到頭了

                        伊朗加入上合組織最重要的意義,不是在國際上形成了美國最害怕的中俄伊反霸大三角。而是源起于東亞一路貫穿中亞高地、南亞次大陸、西亞山谷和中東-伊朗高原,最后翻過高加索山脈抵達俄羅斯東部地區的亞歐大陸,歷史性的被融合進同一個組織集團。

                        這標志著以中俄伊為代表的亞歐大陸陸權力量已初步整合成型,世界地緣權力結構重心去海權化的新時代,即將拉開浩蕩帷幕!2018年,中國正式對外提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理論,其核心思想是世界權力結構正呈現出東升西降的趨勢,由此引發學術界廣泛的大討論,即西方是什么時候開始“上升”的,東方又是什么時候“下降”的。

                        換句話說,這個百年究竟指的是幾百年。經濟學界認為,東西方分流的歷史節點在十八世紀六七十年代,標志性事件為帶動人類生產資料由手工勞動向機器生產轉型第一次工業革命,從而奠定西方生產力反超東方的基礎,所以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三百年。

                        但史學界和地緣政治學界卻認為,東西方分流的歷史節點發生在十六世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應該是五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研究國際政治的學者更偏向于第二種觀點,包括金燦榮教授在內的很多專家不止一次地在如何理解前所未有之大變局的講座中明確指出,當下正處于500年未有之大變局,西方領導全球化的地位正在讓位于東方!

                        這就多少令人有些琢磨不透了。十六世紀的東方,正處于大明帝國的統治和領導下,雖然在經歷土木堡之變后國力大不如前,但怎么著也比歐洲那群歪瓜裂棗的貨色強吧,憑什么說我們的比不過西方呢?

                        夜夜澡天天碰人人爱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