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軍事觀察 > 正文

                        歐洲火車頭想對華脫鉤,中國直接秒殺

                        如果一個人在2019年因為車禍昏迷,然后現在醒過來,那么,他將完全看不懂眼下的一切,仿若隔世。

                        遙想默克爾還在努力壓低勞動力成本、能源成本的時候,德國經濟和財政紀律是如此穩健,而今卻為了美國的利益不惜犧牲本國民眾的利益。

                        從西方幾百年的市場經濟史來看,西方人總結出有兩種“自由”,一個是積極自由,一個是消極自由。

                        積極自由就像法國大革命一樣,覺得民眾國民性太辣雞,所以需要偉人從崇高的自由理念出發,引領一眾群氓共同奔赴自由世界。也就是說,你不懂自由,那么,偉人要逼迫你變得更加自由。

                        消極自由就像19世紀的英國,民眾各自管好自己的利益,相互之間有任何糾紛大家打官司、搞妥協、做生意去化解。不管你懂不懂自由,反正各管各的,別出來BB影響別人,每個人自由的邊界是不影響他人的自由。

                        這個區別是直接決定西方整個幾百年政治經濟史的底層邏輯之一!

                        然而,冷戰后的美國向我們展示了全新的邏輯,即,原來民主也有兩種。一種是地方自治下維護私有產權保障的民主(私有制民主),還有一種是被制度化后人為定義為絕對真理的民主(絕對真理版民主)。

                        如果不知道積極自由和消極自由的區別,那么就會完全看不懂西方幾百年的政治在搞些什么。但是,如果不知道民主還有兩種,那么,在今天這個時代分分鐘被人家騙,還要替別人數錢。

                        大家都在看

                        夜夜澡天天碰人人爱AV